若白:短命的世界大赛 让围棋界徒叹奈何

  据 若白007 报道

  林林总总的国际围棋比赛有很多,其中一些杯赛因为人员规模、奖金额度等原因而没有被公认为世界大赛,譬如八十年代就创办的亚洲杯快棋赛,中国台湾主办的、目前早已销声匿迹的中环杯,韩国举办的国手山脉杯,日本创办的最强棋士战等等。

  中日韩三国公认的世界围棋大赛有12项,按照首届赛事开战的时间依次是:富士通杯、应氏杯、东洋证券杯、三星杯、LG杯、春兰杯、丰田杯、BC卡杯、百灵杯、梦百合杯、新奥杯、天府杯。此外,今年将要开赛的烂柯杯,现在还不能计算入内。

  12项世界大赛中确定停办的多达五项,分别是:富士通杯、东洋证券杯、丰田杯、BC卡杯、新奥杯。如果加上消息不明,但很有可能歇菜的百灵杯,就占到全部大赛的一半。

  比起1939年创办、迄今为止已经达到75届的日本本因坊战,这几项世界大赛真是短命鬼,其中最长的是富士通杯,自1988年起至2011年,仅仅维持了24个年头,一共产生了24届冠军。富士通杯是棋坛第一项世界大赛,它的参赛人员除了涵盖中日韩三个主要围棋国家之外,还给予欧美国家个别名额,因而从这个方面来说是可以代表全世界的围棋选手的。

  中国围棋世界冠军大合影

  事实上,首次动议并筹办世界大赛的是中国台湾的应昌期先生,当时的围棋王国日本棋院获悉之后自然不能无动于衷。对他们而言,围棋第一强国不首先举办,而是让中国台湾占先,这情何以堪。日本棋院于是赶紧联系了富士通公司,并抢先推出了富士通杯。

  殊为可惜的是富士通杯在坚持了24年之后搁浅了,原因比较复杂,并非经济危机这一个关键因素。要说资金,春兰集团要比富士通公司困难多了,但人家出资的春兰杯现在依然续办;梦百合杯是江苏南通如皋(一个县级市)的一家实力一般的中小企业力挺的,不也克服困难继续在今年揭开第五届的序幕吗。

  这就涉及到影响比赛是否长久的其他两个蛮重要的因素,我简单介绍如下:其一、企业主要领导是否是围棋的超级爱好者。应昌期就是大名鼎鼎的围棋业余棋手,并且棋力不低,他还研究推出了应氏规则,因此完全可以成为骨灰级棋迷;梦百合杯的创办者也是资深的业余围棋选手。对围棋颇有感情的创办者,即使遇到一些困难,也会千方百计延续比赛的。

  其二、本国的选手在杯赛中的成绩。日本棋手在2006年(张栩在2005年为日本棋院夺得LG杯这一迄今为止最后的一个世界冠军)之前,还能和中韩扳扳手腕,但此后就一蹶不振,再无机会登上冠军领奖台。总不能老是买了鞭炮给别人放吧,因而富士通杯和丰田杯的结束也就可以理解了。

  三星杯中国棋手合影

  当然以上只是从企业的角度来说的,如果放到围棋的整个大环境而言,世界大赛难以持久的根本问题在于,比起足球、篮球、乒乓球等体育项目,围棋是一个绝对的小众项目,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极其微小,愿意长期力挺的企业微乎其微,以至于至今没有形成一个权威的国际围棋组织。再加上中日韩三个围棋大国的棋院各自为政,小鸡肚肠,为了一个统一的规则已经喋喋不休了几十年都没能达成一致,又如何能够一统江湖呢。

  持续了24届的富士通杯还算不错的,最短命的是中国廊坊某房地产企业赞助的新奥杯,仅仅才决出一个冠军之后就偃旗息鼓,以至于这项比赛在究竟能否算是世界大赛这个问题上饱受争议,甚至获得金杯的柯洁,都被人质疑还能否称之为八冠王,这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。

  路漫漫其修远兮!围棋自身的慢节奏与时代的快节拍难以共鸣,中日韩三国棋界短视的目光以及对自身利益的过于执着,围棋爱好者人少势弱等等,众多复杂因素使得短命的世界大赛或许会成为常态,这让围棋界徒叹奈何。

Related Post